本報駐承德記者 陳寶雲 文/圖
  為了騰出時間陪女兒參加高考,圍場滿族蒙古族自治縣的農民霍春生想在高考前把地里的活兒趕出來,他一連幹了16個小時的農活,高強度的勞作讓他突發腦梗,沒能兌現對女兒的承諾。高考後,當得知父親身患重病,家裡債臺高築後,女兒霍 然決定放棄填報高考志願,欲外出打工掙錢給父親治病。
  慈父連續勞作16小時病倒
  6月26日下午,記者在圍場縣醫院ICU觀察病房見到了躺在病床上的霍春生,儘管家人在一旁不停地呼喊他,但霍春生始終沒有任何反應。據妻子崔艷華介紹,霍春生今年41歲,一家住在圍場滿族蒙古族自治縣御道口鄉下灣子村,家裡有一兒一女,19歲的女兒霍然今年高考。家裡承包了80畝地,是他們家主要的收入來源,“這些地都是望天收,並且比較分散,一共有20來塊,產量也不高,最多的每畝能收600多斤玉米”。“家裡每年能收入兩萬多元,閨女上學一年大約一萬元,兒子上學一年大約需要六七千元,加上雜七雜八的花銷,每年家裡剩不下什麼錢,所以他就特別節省,生病了就自己扛著,疼得難受就吃點止疼片”。崔艷華說,丈夫常說不管自己多苦,也要把孩子們供出來,不能讓孩子繼續受苦了。6月4日,為了能給即將參加高考的女兒加油鼓勁,霍春生向女兒承諾,高考期間他要到縣城陪著女兒,這讓女兒滿心歡喜。“高考前,天氣很熱,玉米地里的蟲子很多。為了第二天能安心去陪女兒參加高考,6月5日凌晨4時,春生就起床到地里打藥去了。”崔艷華說,那天丈夫一刻都沒有停,“我在家給他兌藥,他打完一壺,回來加滿,就往地里趕。”中午回家吃午飯時,霍春生告訴妻子,自己有點難受。“我讓他休息休息,他沒聽。午飯後,他又放了會兒馬。”接下來又是一個忙碌的下午,直到晚上20時多,霍春生才拖著疲憊的身子回到了家,說頭疼,想先躺會兒。21時多,崔艷華來到床前發現霍春生兩眼發紅,一直在喊頭疼,立即找車將他送到了縣醫院。“醫生說,他是腦梗,腦子出血達到了50毫升,太嚴重了,最好的結果是植物人。”崔艷華說,丈夫先後進行了兩次開顱手術。
  孝女為給父親治病欲放棄學業
  在病床前,霍然含著淚不停地呼喊“爸爸,你能聽見我說話嗎?”面對沉睡的父親,女孩抽泣起來。
  談起父親,霍然再也無法抑制自己的淚水。“每次上學,早上5時父親就起床,把我送到鄉裡坐6時的班車,他給我買幾個包子吃,自己卻一口都捨不得吃。”霍然說,讓自己上大學一直是父親最大的願望。“父親說要過來陪我高考,我心裡很高興。”然而,6月6日她沒有等到父親。“我媽打電話告訴我,地里活太多,我爸走不開,讓我安心考試。”6月8日下午,高考結束後,崔艷華把霍然接到了醫院,至此,霍然才得知家裡發生瞭如此大的變故。
  崔艷華說,丈夫看病已經花了11萬元,其中的10萬元是從親朋那裡借的。“高考後,閨女從不提考試和報考的事。問多了,她就說不想上學了,要出去打工,掙錢給父親治病。”
  6月26日,距離填報志願截止日期僅剩一天,霍然告訴記者,她還沒有前往學校填報志願表。“我小弟才10歲,爺爺奶奶身體都不好,如果我上學,家裡該怎麼辦呀?”霍然哭著說,她不願再讓家人為她操心了,現在是她為家裡做點事的時候了。
  崔艷華說,可能是預感到父親出現意外,女兒高考發揮得很不好。“平時模擬考試總能考500分左右,今年高考只考了389分。但我還是希望她能繼續上學,最起碼以後的路會更寬一些。”
  在家人和記者的勸說下,6月27日,霍然終於到學校填報了志願。
  如果您想為霍然繼續學業提供幫助,請與崔艷華聯繫,電話:13785374602。
  (原標題:為陪考 慈父趕農活16小時累倒 為盡孝 女兒欲放棄學業打工救父)
創作者介紹

林海峰

se61selvl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